世界瑶都  金秀门户
首页 > 旅游文化 > 驴友足迹 > 正文

寻找清代茶山瑶古民居随笔——广西金秀县大瑶山深处
2014-12-12 10:58:45   来源:   评论:0 点击:

写在前面:金秀村位于广西中部的金秀瑶族自治县城南部,是茶山瑶聚居的特色村落,茶山瑶在这里定居超过了300年。随着时代的发展,钢
      写在前面:金秀村位于广西中部的金秀瑶族自治县城南部,是茶山瑶聚居的特色村落,茶山瑶在这里定居超过了300年。随着时代的发展,钢筋水泥楼渐渐替代了清朝以来一直延续下来的瑶族古民居。走进金秀村,寻找最后的古民居,试试“爬楼”,回忆瑶家人恋爱的独特风景。(深秋旅者2013.1.6)
      2012年12月30日,晴。和土豆排骨子炫安哥还有一大师共进午餐后,看着他们向圣堂山出发,心里觉得有点小空虚。小长假莫名其妙的到来,之前也没有准备过要做些什么,闲着也是闲着,没去圣堂山,就在附近随便走走。

      金秀村就在县城边上,村里的小巷,到过不止五次了。每次过去,都觉得,老房子被新房子替换了一些,到最后,能看出个历史来的,也就那么三五家了。前段时间,无意中看到一小段60年代拍的记录片,介绍金秀瑶族的历史,民俗,生产,生活。片子带着艳明的时代特色,充满了批判、斗争的阶级语言。这是金秀瑶族同胞农耕时代生活的绝版影像记录,可惜没办法拷贝一份。虽然只是旁观一瞥,但有些画面在脑海里留着不小的印象。有一个镜头,挑货郎挑着山里所需的商品,走在金秀村的巷道里和瑶民交易。那石阶巷道,古老的房子,在黑白的影像里反而充满了质感。千百年来,他们就是这样生活的,而今,可曾留下影子?古朴的巷道,特色的民居,在大瑶山全境的各瑶族支系村落中,有这样特色的着实很少很少。

      茶山瑶,进入大瑶山发展估计有三百多年了。在族源、语言、习俗等方面,与山内其它支系存在着巨大差异,茶山瑶因独特的语言,被初入大瑶山的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认为是操侗语的一个民族。期待民族学者能把大瑶山里的每一个瑶族支系当成独立的课题去深入研究,特别是茶山瑶支系,这个只有万余人的支系,操着地球上独一无二的语言,能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繁衍生息孕育了独特的文化特色,而今,许多文化符号又在慢慢消亡中……

      巷子很安静,已是下午,小巷很窄,阳光没有直接照到巷中。巷子已不是青古板,而是鹅卵石镶嵌在水泥中,一圈圈的纹路向远处延伸。小巷不长,但很干净,巷子里还保留着几家古老的茶山瑶民居,另一边已是新建的楼房。第一次到金秀村看茶山瑶民居,最抢眼的,莫过于临巷的吊楼,和夺目的门匾。吊楼隔着檐墙里面是小木楼房,这里多为未婚女孩的闺房,是全家光线最好的地方。时光倒流半个世纪,从巷里走过,你一定会看到,美丽的姑娘,在和煦的阳光下,从在吊楼里,一针一线的绣着自己的嫁衣,时不时又往巷子深处望一眼,盼着情郎从转角处探处个头。吊楼的妙处,远不止于此,第一次进瑶山,一定会有人告诉你“爬楼”这个风俗。夜幕降临,月光皎洁,某家的阿黄止不住的叫,年轻的侬给(小伙子),早早就熄灭了照明的火把,悄悄来到心仪的姑娘家门口。显然,他没有勇气面对姑娘的父母,想拍门,却又怕老人如刀的目光把他的自信全剥掉。于是,蹑手蹑脚,把一只山猪腿,小心翼翼的用杆草绑起挂在小门上。然后踮起脚,朝木楼望去,侬给的心情如房间里传来的忽明忽暗的灯光,很是不平静。捡起一颗石子,往房间里一扔,显然,失了准头,平日里打山猪的准劲,在这全使不上,扔到了墙上。再来一颗,“咚”的一声后面是“啊”的尖叫。随即,屋子里传来老人的说话声,“怎么了?”“有大老鼠”“老鼠也怕,要不要我去看看?“,”不用了,不用了,跑了“。侬给大气不敢出。刚好这时,巷子里有人走过,小伙生怕人发现,看看左右,没地方藏,一咬牙,跳起,抓住栏杆,麻利的翻身上了吊楼,然后蹲下,心跳个不停。过路的人脚步声远去,小伙轻咳一声,然后看到木门的缝变宽了,侬姣悄悄探出了身子。月光下,年轻的侬给侬姣深情对望,后面的墙上留下了一对幸福的影子。当然,故事的发展,也有可能是这样的:村尾侬给,看上了村头的侬姣,于是借着夜色,如一头机敏的猎犬,悄然来到侬姣的楼下。往屋里扔了一颗石子,没见反应,再扔一颗,有动静了……脚踩楼板的声音,由远到近,门开了,侬给张嘴刚要笑着打招呼,一盆洗脚水泼了下来……瑶家的姑娘小伙 ,都是敢爱敢恨的,而老人家,一定也是非常开通的,否则怎么会创造一个那么适合谈情说爱的好地方,给年轻人。

        哑然一笑,爱情总是美好的。眼前的吊楼如果有生命,也只能回忆过去的浪漫了。站在吊楼下拍照片,屋里传来了儿童的嬉笑声。从里边走出来两个小男孩。其中一个帅气的小男孩问我在干什么?我说你们的老房子很漂亮,我想把它们拍下来。小男孩站在他家门前,好奇的看着我。小巷这一排的房子,门口都高过路面一米左右。要走入门口,需得踏上三到四级大青石砌的石阶。赭红色的大门和青砖老墙的协调搭配,透出了古朴。大门上方,挂着块大门匾,门匾里雕刻着这一家人喜好的图案,可以是龙凤鸟兽、花木虫鱼,或是其它特色图纹。匾中央用楷书或者行书,写上几个吉祥金字,如“如意吉祥”、“一帆风顺”、“天恩赐福”、“五福星临”。瑶家的大门其实有两重门:庄重的大门前面,还配着一对约一米高的小门。相比大门的庄重,小门显出了趣味,如门匾,也雕刻着龙、凤、鹿、花、鸟、虫……从图案大可猜测建房时,主人的兴趣和心愿。瑶家的大门,从清早起床后,就直接打开了,从巷里走过,会发现一般大门口都是畅开的,小门却是掩着的,小门的作用是不让家禽家畜进入。瑶家人很容易亲近,热情待客,拍照片时,从身边走过的大人小孩,都会主动和我打招呼。我漫无目的拍照,从一家门口游荡到下一家,突然有个念头,何不走进去看看。金秀图片       我打开小门,往里走,然后向屋里打招呼,“有人吗?”。里屋深处传来一个声音,“进来坐呀”。我才发现,他们的房子是那么的狭长。一直经过好几道门,才看到一位大叔正陪着做作业的孙儿在厨房取暖。大叔今年60,但看起来更象五十出头。他热情招呼我坐下,和他拉起了家常。大叔姓龚,隔壁家姓全,除了龚姓和全姓,村里还有姓陶的。他饶有兴致和我谈着陈年往事,金秀1958年就通了简易公路,而他有幸在那个年代,成为少有的出过山门到柳州的人。代表金秀小学,到柳州参加学生运动会。那个年代的车,大概是靠烧柴蒸汽驱动的。现在城市建设的铺开,县城已把周边的几个村,白沙、金秀、昔地、六拉连在一起,但在那个年代,从金秀村,到昔地,都要走上不少时间,所以年少的他们,也不经常到旁边的村玩,更不要说远处的孟村,美村了。之前我一直疑惑,为何金秀全境的茶山瑶村不多,分布大概也就是金秀河谷,长垌,六段回头至忠良一线,但相邻的村子语言相近,可以互通,稍远的,就会有明显差异,甚至通话起来有困难。就如广东话和山东话对话。原因何在?相对其他进入瑶山较晚的瑶族支系,茶山瑶一般占据着河谷相对平坦的地带,而村与村之间,往往隔着莽莽林海。能在一隅刀耕火种,自给自足,明显少了理由跋山涉水走上几天几夜,大规模的与同族交往。而大瑶山内,又没有明显的商业中心,各地的瑶家赶集到的都是周边各县的集市。比如六段的瑶民,去的是修仁县,忠良巴勒岭祖,去的是蒙山县,孟村美村,大概去往象州县方向。但金秀村,却让我觉得有点意外。之前,一直以为金秀在民国时,受修仁县节制,应该在商业交往上走的是修仁吧。但龚叔叔告诉我,这里属于平南县的交往圈。他小时,看到商贩挑着瑶山所需要的小商品到瑶山卖货,来的都是平南人,甚至还有平南人到这里做生意后留下来定居的,所以老一辈多少会些平南话。这大概就是境内几个茶山瑶语言差异化的原因吧,走象州赶集的,受桂柳话,壮话影响,走平南的,受平南话影响,走蒙山的受蒙山话影响,时至今日,大家都讲桂柳话了,没有几个人了解当年的情形了。

      然后,我们又谈起了他家的房子,他说,这套老房子,至少住了六代人了,算起来,应该有两百年的历史了,那应该是清朝的建筑了。现在,他也有在原址起水泥房的打算了,这是一个潮流,谁也挡不住的。老房子,在采光,防潮以及适应现代人生活上,明显是落伍了。想起一个说法,美国国家的历史很短,反而让他们更重视有历史感的东西,房子上了百年,都要打上文物标签。而我现在竟然就坐在清代的房子里,围着火盆谈论怎么把这房子拆了建新房。瑶胞也向往有更好的居住环境,过更舒服的生活,更何况,周边无数家水泥房已然树立了榜样。但龚叔叔告诉我,他的打算和别人不一样,他打算还保留大门、前面的木房和吊楼,只是把后面的米房、厅堂、厨房拆了重建。多少,还保留一点让人念想的地方,或者以后的游客,有个地方留个影。茶山瑶的房子结构有自己独特的地方,一层层的往里递进,每一道门和下一道门的空间都有专门的用途,但我没有仔细的去研究,用一句流行的话说,这些都是浮云,在不久的明天都是浮云。其实外人在感慨传统民居消失时,总会说,为什么你们不知道保护好呢,多漂亮的房子。但却没有设身处地的去想想,山里人要什么。记得有个朋友说“你们这些摄影师,整天想来拍我们的烂房子,讲我们的房子好,你们住钢筋水泥楼,不担心漏风漏雨,不担心冰雹结雪,却恨不得我们一代代继续住老房子,凭什么?”其实我也是山里人,似乎天然的理解和接受了这样的想法,但我又是偶尔出过几次门的人,挺羡慕人家留着老房子让游客去欣赏,自己到其它地方建新房。这大概是机缘,远的丽江凤凰,近的黄姚兴坪,他们都有好的机缘,这样的机缘,可遇不可求的,我们没有,于是乎,下一代只能通过照片影像去回忆他们的祖祖辈辈的瑶寨记忆了。

      写在后面:在写下这篇随笔的时候,一直记着,之前在大瑶山论坛曾经看到一位网友转的一个贴子,关于金秀古民居逝去的惋惜,还记得里面有许多四五年前拍下的珍贵的照片。但后来一直找不着这个贴子。昨天无意中搜索别的内容,却竟然的找到了这篇图文。对比多年前的照片,发现当时的金秀村更为古朴而且精致。很多时候我们惋惜是因为没有能力改变,希望有能力改变的人及时出现吧。

 关键词: 茶山 大瑶山 广西

上一篇:大瑶山之行------感受瑶族婚礼的魅力
下一篇:来自大瑶山的呼唤

分享到: 收藏

热帖排行